欣赏

从表面上看,这首诗的主题和内容只是一些看似平常的风景。 语言没有任何修饰,没有任何典故,层次排列完全自然平实。 然而,正是在看似平淡中,蕴藏着诗人的潜心立意和真挚感情。 在这里,读者还可以领略到贾轩诗歌雄浑豪迈之外的另一种境界。 作者笔下的每一个场景都流露出诗人对丰收之年的喜悦和对乡村生活的热爱。 这正是作者忘却自然所得到的幸福。 这是一首描写田园风光的诗。 读完,我们感受到生活的宁静之美。 诗的第一部分写的是月夜的夏夜,山村特有的蝉鸣、蛙鸣,表现出山村、乡村的独特情趣。 诗的后半部分用轻云细雨,天气时而阴时晴,以及旧游地的突然出现,表现了夜间乡村行走的乐趣。 全诗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表达了诗人丰收之年的喜悦和对乡村生活的热爱。

这是宋代诗人辛弃疾的一首赞美田园风光的诗。 读这首诗时,要注意时间和地点。 时间是夏日的傍晚,地点是一片有山有水的乡村田野。 这首诗描写了人们熟悉的月、鸟、蝉、蛙、星、雨、商店、桥梁。 但诗人巧妙地将这些意象组织起来,使我们感受到一种宁静的美。 辛弃疾《西江月》前两句“明月离枝喜鹊惊,清风半夜蝉鸣”。 表面上看,似乎是风、月、蝉、喜鹊等极为平常的风景。 然而,经过作者的巧妙组合,结果却是平凡中显得不寻常。 喜鹊飞得摇摇晃晃,不是在树梢盘旋,而是绕着倾斜、突兀的树枝飞。 因为月光明亮,喜鹊醒; 而当喜鹊飞走时,自然会引起“异枝”的摇摆。 同时,蝉鸣也有一定的时间。 夜晚的叽叽喳喳与烈日下的叽叽喳喳不同,当凉风徐徐吹过时,往往会感觉格外宁静。 总之,“惊鹊”、“鸣蝉”两句动中有静,将半夜“凉风”“明月”下的景色描写得悠闲而迷人。

接下来,“稻花香谈好年,听蛙声”。 将人们的焦点从天空转移到田野,表明诗人不仅仅在谈论美好年景的主题,它不是常用的鹊声,而是蛙声。 ,这就是诗人的独创性和奇妙之处。 在诗人的脑海里,仿佛能听到稻田里一群青蛙齐声叫嚷,争论着丰收。 先想出“说”的内容,然后加上“声”的创作。

以上四句纯粹描写了当地夏夜山路的景色和诗人当时的心情,但核心是那个充满丰收景象的夏夜。 所以,与其说是夏日景象,不如说是眼前的夏日景象会给人们带来的快乐。

因此,诗人在诗的开头就筑了一座陡峭的山峰,以加强稳定的基调。 “七八星在天外,两三小路纵然忘记了穿越‘天外’,穿越‘山前’,却连旁边树林旁的茅草铺都没有察觉。前文“路一转弯”,后接“忽见”,既突出了诗人忽见老屋清晰走近时的欣喜之情,又表达了诗人的知足程度。沉浸在稻花香中,忘记了路的远近。 它们相辅相成,体现了作者深厚的艺术功底,让人产生无穷的乐趣。

《西江月》的原标题是《夜行黄沙路》,记录了作者深夜行走在乡村时看到的风景和感受到的情感。 看完影片的前半部分,你一定感受到了寂静中的激动。 “明月离枝喜鹊惊”是一句非常细致、写实的句子。 黑喜鹊对光极其敏感。 它们在日食期间开始骚动,飞来飞去并哭泣,当月亮落下时它们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这句话其实就是“月落鸦哭”(唐张继《枫桥泊》),但比“月落鸦哭”更加形象,更有关键意义。 。 喜鹊经常哭泣,所以这里我们不说“乌鸦”,而是说“乌鸦”本身。 从字面意义上来说,也能避免“鸣蝉”的沉闷结果。 “稻花鲜艳,深邃,给乡村的夏夜带来了热闹的气氛和欢乐,这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环境。这四句每句都有声音:喜鹊声、蝉声、人声、蛙声,但每句话也有声音。半夜里有一种安静。两种味道都体现在夜行人的心情中,心情很愉快。影片后半段的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天上的几颗星星表明时间已经进展,显然已经是后半夜了,天快亮了,山前的毛毛细雨对夜间行人的威胁。是一波平坦的波浪,可想而知夜间行人的焦虑。这一波,让最后两句更有力量。“昔日,毛甸社”在森林旁,当路绕头转时溪流中,我突然看到了你”是倒装句。 倒立表达了“突然见到你”的惊喜。 我在雨中穿过小溪,当路转弯时,我突然看到了森林旁边的地方。 我休息的茅草屋。 此时的幸福可与诗中“山河不再疑,有村柳暗花明”(陆游《游山西村》)的两句诗相媲美。 诗题原为《夜行黄沙路》,前八句前六句都是写景,只有最后两句表现人在夜里行走。这两句起到了作用反思整首诗,所以每句都是写夜行,先隐边,尾击中要害,最后画龙点睛,这个手法值得学习。

这首诗有一种生动具体的气氛(通常称为场景),表达了一种切身的兴趣(通常称为情感)。 整个场景的交融就是一个艺术形象。 艺术形象的力量不在于情节的多少,而在于这些情节是否具有典型性,能否作为类比的基础,四通八达,深入到现实生活最深刻、最微妙的方面。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将是言辞丰富,意义无穷。 当我们说中国诗歌语言精炼时,我们指的是这种广泛的表现力和丰富的暗示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