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习语是人们在长期使用语言的过程中逐渐形成并沿用至今的意义完整、形式简洁、结构定型、表达力强的固定短语。 语言表达中恰当、正确地运用习语,可以使语言简洁、生动,甚至可以起到画龙点睛、事半功倍的作用。 正如卢树祥先生在成语词典题词中所说:“成语之美在于用”。 正确使用习语的前提是全面正确地理解其含义和用法,否则很容易适得其反,走错方向。

目前,习语滥用现象相当严重,媒体上滥用习语的例子屡见不鲜,令人担忧。 为了净化祖国的语言,促进语言文字的规范化,有必要对成语误用现象进行调查分析。

概括起来,习语的误用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未能全面、准确地理解习语的意思

未能全面、准确地理解成语的含义是造成习语误用的主要原因。 常见情况包括以下几种:

1.用现在解释过去

大多数成语都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保留了很多中国古代的词义。 这给我们理解这些习语带来了困难。 如果我们不小心,可能会产生误解。 比如“不喜欢”这个词,原本是指文章写得好,别人一个字都加不了,现在却是一个字都不说。 “喜欢”就是参与、加入。 在现代汉语中,“赞”的常见含义是赞美,所以这个成语很容易被误解为没有赞美之词。 2008年2月14日《南方都市报》有一句话:“对于甘地在民族解放运动中所提倡的手纺、手织,泰戈尔不仅不赞成,而且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当然不是不说一句话,怎么能说“一句不赞成的话”呢?又如“不足以教”,就是不值得作为典范、标准。“训”就是典范、准则的意思。意思已经不常见了,很容易让人误认为这个成语不足以起到教训的作用。又如“及格”的意思是一般可以满足人们的需要,“查”的意思是粗略或轻微,这个意思只保留在现代汉语中的“差”、“差”等几个词,很多人把它与“差”(chà)混淆,后者缺乏、难以表达,从而误认为这个成语是“差强人意”。诸如此类的成语,我们千万不能用过去的方式来解释,否则难免会造成误用。

2.没有掌握关键词的含义

许多习语中往往只有一个词难以理解。 如果你不理解这个关键词的含义,你就会误解整个成语的含义。 例如,“罪不可罚”,意思是即使处决也不足以宽恕或弥补他的罪过。 “容”是宽容、宽恕的意思。 有人误将其理解为“允许”,从而将这个成语误解为表示所犯的罪行尚未被允许执行,即尚未必要死亡,与本义完全不同。 又如“一分钱都没有”就是一分钱都没有的意思,形容极其贫穷。 “名字”的意思是“拥有”。 有些人不理解这个关键词,将其与“一文不值”混淆。 又如,有些人不明白“充耳不闻”中的“充”是“塞”的意思,“充”是堵住耳朵的意思,误以为是充耳。 如果声音充满耳朵却听不见,那么就不是故意不听,而是耳朵出了问题。 另外,把“蹉跎岁月”中的“蹉跎”二字误认为是“苦”,把“灯火阑珊”中的“万山”二字误认为是“辉煌”……都会导致滥用。

还有一些成语并不难懂,但一个字却起着关键作用。 如果不能抓住这个关键词,就无法准确理解和使用这个成语。 例如,理解“同理心”的关键是“同一性”。 既然我们说“相同”的身体体验,那么显然意味着没有“身体体验”。 因此,任何个人经历都不能说是“同感”。 再比如,理解“沉浸感”的关键在于“身体”。 只有当你亲身经历过那种情况,你才能说你“身临其境”。 说足不出户就可以通过看电视、图片等方式沉浸在情境中,显然是错误的。 又如,理解“栩栩如生”的关键是“如生命”。 无生命的东西只能说是形状像真实的东西一样,但绝对不能说是有生命的。

3. 断章取义

成语是由多个单词组成的固定短语。 它通过整体表达了一定的含义。 因此,有必要充分掌握成语的含义。 只看到部分而不看到整体只会导致误解和误用。 如“风雨如暗”,指的是风雨交加,天黑如夜,比喻社会的黑暗,环境的险恶。 有的人只见“风雨”而不见“如暗”,而将其与“坎坷”混为一谈,这是一个经历过许多困难和波折的比喻,适用于任何时代。 又如“人满为患”,是指人数过多,无法容纳,造成麻烦、困难,甚至灾难。 有些人只看到“拥挤”,却没有看到“麻烦”。 只要人多(比如剧院满了,商店里挤满了顾客),他们就会说“overcrowded”。 又如,“义无反顾”只能用来为正义的事业勇往直前,不遭受任何挫折。 有的人只看到“毫不犹豫”而失去了“义气”,把决心做坏事称为“毫不犹豫”。 “颤抖”是不冷的颤抖,形容非常害怕。 有的人只看到“颤抖”,就放弃了“不”,把冻得瑟瑟发抖说成“颤抖”。 另外,例如“首当其冲”只需一个“受”,“过犹不及”只需一个“去”,“扔鼠避兵”只需一个“忌” ,“热”只取一个“热”,“洛阳直贵”只取一个“贵”而忽略其余的,这样断章取义的解释必然会导致误用。

4.字面意思

许多习语都是在特定的语境中形成的。 有的源自历史故事、神话寓言或古诗词,有的则寓意深刻。 如果你只从字面上理解它们,你就会犯按字面意思解释它们的错误。 比如“谋全牛”就出自厨师丁解牛的故事,形容一种技艺已经达到了非常纯熟的程度。 有人从字面上理解为只见局部而不见整体,并与“碎片化”、“概括整体”相比较。 又如“火中取栗子”,出自外国寓言《猴子和猫》。 比喻被别人利用去做冒险的事情,自己却吃尽苦头却一无所获。 有些人执着于为了自己的利益(“取栗子”)而冒险(“在火中”)。 又如“如坐春风”,比喻与品德高尚、学识渊博的人相处,受到善意的教诲。 有些人认为它像春天一样温暖。 句中“外面风雨交加,寒气逼人,屋内宾主谈笑风生,如坐春风”(见《人民日报海外版》2008年6月13日) )、“如坐春风”、“寒意逼人”“人”与“人”之间的对比是明显的。“退居二线”比喻执着于狭隘的经验和不知道如何适应,很多人想到在某个地方等人,比如警察在车站等待抓捕犯罪嫌疑人,这种错误就更明显了。“休养生息”是指采取措施稳定局势有的人不了解这个成语的历史背景和具体含义,也不理解“休养生息”的字面意思”和“生生”(繁殖、再生产),并想当然地把它当作“休息”的同义词,这样的语言更是可笑。

(二)未明确使用目的、范围或者条件的

有些习语有特定的使用对象、范围或条件,这是由习语的起源、含义和长期的使用习惯决定的。 只能严格遵守,不能随意更改,否则必然导致误用。

1.使用错误的对象

例如,“豆蔻年华”一词出自唐代杜牧的《送别》诗,“萍萍已十三岁多,豆蔻发芽二月初”,比喻十三岁。或十四岁的女孩。 作为一个成语来说,没有必要拘泥于这个年龄段,但也不能相差太大。 有些人用在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身上,甚至用在男性身上,这显然是错误的目标。 又如“白发苍苍”,比喻女性人到中年,失去青春,被人轻视。 有人用它来形容男人,甚至是年长的男人,这显然是不恰当的。 又比如,“准备好”的目标只能是入侵的敌人,而不是你想见的人; “还击”的目标必须是你原来所属或支持的一方,而不是攻击过你的敌人。 派对。 另外,“同飞”之类的词只能用来比喻夫妻,“教诲”只能用来比喻长辈,“麻雀屏选”只能用来比喻女婿。 .. 随意改变这些约定的对象只能导致误用。

2.扩大范围

例如,“消灭掉”是比喻贸然否定一切优点和成绩,也可以比喻否定一切成绩和问题,但不能比喻只否定缺点和错误,这与“注销”不同。 “绵绵不断”只能形容人、马、车、船等川流不息地来来去去,而不能形容事情接连发生,与“陆续而来”不同。 “共同相关”描述了共同的兴趣和密切的关系。 只能在人与人之间使用。 也可以用在人与集体之间,但不能用在物与物之间。 它与“密切相关”不同。 “好人坏人混杂”比喻好人和坏人混在一起。 它只能用于人,不能用于物。 “不可磨灭”是指痕迹、印象、事迹、名誉等事物可以被铭刻、记录和长期流传,但不能用于时间、声音、情况、地位等事物。转瞬即逝或随时可能转变。 “浣染病势”描述的是消除疑虑、误解和隔阂,但不能描述消除忧虑、抑郁、紧张等情绪。 “匠心”是指技艺胜过天地之造,“巧夺天工”则强调技艺非人所为。 它们只能用来赞美人们的高超技艺,而不能形容自然风光的精美。 使用诸如此类的习语时,不能随意扩大其使用范围。

3、忽视使用条件和环境

有些习语的使用需要一定的前提条件或语言环境,否则会造成误用。 例如,使用“没有共识”的前提是存在意见分歧、意见分歧。 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才会出现无法判断是非、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 因此,如果你不解释不同解释的存在,或者你只引用一种观点或意见,你不能说你不能同意同一件事。 并不是观点或意见有分歧,也不是没有什么对错,没有必要达成一致,更不是不能说同一件事不能达成一致。 又如“正当”是指以合法的名义、有充分的理由做事。 使用它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它必须有一个合法的名称或头衔,第二,它必须依靠这个名称或头衔来做某事。 两者缺一不可,否则都不能说是“合理”的。 又如“当仁”的使用,需要两个条件:第一,“当仁”是指我们所处理的事情是正义的,也就是善事、应该做的事情,绝不能用来做事。这是不好的,不应该做的。 二是“不让步”,即不拒绝、不屈服,主动承担起应该承担的任务,而不是被动、无助地接受某种结果。 只有同时做到这两点,才能说“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相如以沫”是指被困在陆地上的鱼互相吸取水分,用唾液互相滋润。 只能用来比喻在困难的时候尽力安慰、互相帮助,却不能形容在顺境的时候互相关心、互相支持。 如今,很多人用这个成语来形容夫妻间的相互尊重、相亲相爱、相互扶持,甚至来形容我国56个民族、共产党与民主党派之间60多年共存的历史。 这显然是错误的。

(三)褒贬混乱,谦卑不当

语言不仅表达思想,而且表达情感和意志。 因此,在使用习语时,不仅语义要准确,而且要注意情感色彩,否则会造成误用。

1、褒贬混淆

有些成语带有鲜明的情感色彩,必须准确把握、运用得当。 用褒义词贬义、用贬义词赞扬是习语使用中常见的错误。 例如:

“聚腋成裘”是指狐狸腋下的皮毛虽小,但聚在一起可以缝成珍贵的裘袍。 比喻小事成就大事,小事成就大事。 狐白毛皮是名贵的裘皮大衣,聚拢一件裘皮大衣是一件难得的名贵之物。 这使得这个习语具有明显的赞美意义,不能用于负面事物。 对于消极的事物,可以用中性成语“积少成多”、“积少成多”,也可以用贬义成语“一毛击沉船”,决不能用“一”小事成羽毛”。 春雨过后,竹笋发芽,充满生机和喜悦。 用“雨后春笋”来形容新事物不断涌现,形象生动,富有诗意,但用它来形容坏人和坏事泛滥,情感基调就很不相符。 “即将成功时失败了”是指某件事在即将成功的时候却失败了,意味着遗憾。 只有那些有意义、有价值、被寄予厚望的事情才值得后悔。 错误的事情、不好的事情没有成功,显然不能说是“成功”。

“创造兵马俑的人将没有子孙。” 孔子咒骂了第一个用兵马俑代替活人埋葬的人。 后来他用“鼻祖”来形容一件坏事或者一个坏风气的创始人。 这是一个贬义的习语。 很多人把它当作“创始人”或“发起人”的同义词,并以褒义的方式使用,这显然是错误的。 “狼奔猪蹄”是指像狼和猪一样乱跑。 比喻一群坏人四处奔波或仓皇逃窜。 这是一个带有非常明显的情感色彩的贬义成语。 有些人把它与“乱跑”、“乱跑”等习语混淆了。 比如,“让人误以为是毛尔盖地区时髦的毛泽东等人发表了这个宣言”。 (注,指《8月1日宣言》)”(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09年12月16日),这几乎是荒谬的。“不可避免”的意思是确实不可避免。所谓避免,就是试图阻止某些不好的或不受欢迎的事情发生。说成功、胜利、奖励等是“不可避免的”是不恰当的。

2.错误的谦卑

汉语中谦虚词和尊敬词的区别非常严格,不能互换使用。 在历史题材的电视剧中,经常会出现用“父亲”代替“父亲”来称呼对方父亲的笑话。 类似的现象在习语的应用中并不少见。

例如,“棚皮”是“棚门皮户”的缩写,指的是贫困人口或贫困家庭的房屋。 称自己的家为“彭皮”是谦虚的,但称别人家或别人家为“彭皮”则近乎侮辱。 所以,“彭皮生辉”是一个谦虚的词。 你只能说别人的到来或礼物给自己的家增添了光彩,但不能说你给对方的家增添了光彩,也不能说一个人给另一个人的家增添了光彩。 又如“涂鸦”,形容幼稚、拙劣的字画或胡乱书写。 常用作谦逊的表达方式,不能用来形容别人,更不能用来赞扬别人。 有些人居然在梵高、托尔斯泰这样的大师身上使用“涂鸦”,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又如“极其有帮助”,通常用于请求或感谢别人帮助自己。 也可以用来形容一个人帮助另一个人,但不能用来表达自己帮助别人。 2010年8月12日,某省在给周边省份的慰问信中表示,“如有需要,我省将全力以赴提供帮助”。 这显然是一个错误的谦卑错误。

(四)关系混乱、隐喻不当

一类习语涉及两件事或两种做法有特定关系(如主次关系、手段与目的关系),表明两者的立场不正确或者不正确。互相矛盾。 如果你所谈论的两个方面之间的关系与习语设定的关系不一致,则不能使用该习语。 例如“舍本逐弱”就是指优先级和重要性的关系。 有人说,“只注重科研而放弃教学的高等院校,无疑是牺牲基础、追逐弱者”。 (人民日报2008年9月11日)对于高等学校来说,教学与科研并不是主次关系。 只注重科学研究而放弃教学是错误的。 只注重教学而放弃科学研究也是错误的。 无论忽视哪一方面,都不能说是“舍本求末”。 另一个例子是“朝相反的方向前进”,描述与目的截然相反的行为和做法。 但彼此之间在立场、观点、意见、态度等方面存在差异,这并不意味着行为和同一目的之间存在冲突。 显然,“极性”是不能用的。 又如“树上寻鱼”,意思是如果方向错误,方法错误,就一定达不到目的。 “缘目”是手段,“求鱼”是目的。 如果只有手段,只有目的,或者既没有手段,也没有目的,就不能采用“偶然发现鱼”的方法。

还有一类习语涉及两个不同的人,他们之间有特定的关系。 如果被比较的对象不属于这种关系,则不能使用此习惯用法。 例如“为虎做事”,比喻充当恶人的帮凶,帮助他们做坏事。 将非“虎”与“虎”、非“伥”与“伥”进行比较,也会导致误用。 2009年5月12日人民网有这样一句话:“(邓玉娇)惨案充分暴露了一些官员的腐败和依靠权力为恶的丑恶嘴脸。” 邓玉娇事件中,邓贵大等腐败官员本身也在作恶。 ” “虎”,将它们比作“爪牙”,显然是对关系的误解。又如《止鼠兵器》中的“鼠”,比喻坏人受到攻击,而“鼠”则比喻坏人受到攻击。 2004年11月14日《新民晚报》有一句话:“伊朗已成为美国的下一个目标” ”这句话中,“投降”的是伊朗,美国“超越”了自己,将付出比攻打伊拉克更大的代价,伊朗不能与“老鼠”相比,美国并不是“武器”,当然不能说是“老鼠”。

(5) 盖房子是自相矛盾的

使用时一般不需要重复习语中已经包含的意思,否则很容易重叠。 例如,“云云中生”的意思是为数众多的普通人,其本身包含“许多”和“普通人”两个意思。 因此,不能再用“许多”、“广大”等形容词和表示多数的量词来修饰,也不能用“普通”来修饰,也不能用来修饰“普通人”。 又如“忍笑”,就是忍不住笑,“忍笑”,就是忍不住笑。 所以,“我忍不住笑了”、“我忍不住笑了”等等都是盖房子的表现。 又如,“星罗其布”中的“罗”、“布”是排列、分布的意思。 因此,不能再说“星罗棋布分布于……”,“完整的玉还赵”本身就包括了原物(“璧”)和原主(“赵”)。 ),使用时一般不需要重复原物或原主,更不用将原物或原主作为“还玉还赵”的对象或补充。

同时,我们还应该避免同一个习语的隐含意义相矛盾。 例如,“独创性”意味着人工的独创性优于自然的独创性。 如果用它来形容自然风光,就相当于说自然风光胜过自然风光。 这岂不是逻辑混乱、矛盾吗? 又如,“改造”是指只改变形式,不改变内容。 想要彻底改变是不可能的。 说“彻底翻新”是自相矛盾的。

(6) 音形相近的成语混淆在一起

有的成语读音相同或相近,有的成语仅一字之差,但含义却明显不同甚至完全不同。 使用时必须仔细区分、严格区分,否则很容易混淆。 例如:

“艰难困苦”与“艰难困苦”同音,但含义不同。 “艰苦卓绝”,形容斗争极其艰难、无比; “艰难困苦”形容一种不平凡的坚忍不拔、艰苦奋斗的精神。 “艰难”和“困难”是两个不同的词。 当然,由它们组成的习语不可能具有相同的含义。 不仅用户常常无法清楚地区分它们,一些成语词典还将它们视为异类成语。 “不辜负期望”和“不辜负期望”读音相似,但含义却完全相反。 很多人不明白“服”(说服人)和“负”(不辜负)这两个关键词的区别,常常将两者混淆。

“无可非议”是指没有什么可批评和指责的,表明言论和行为合理,没有错误; “有理”是指没有什么可批评过分的(粗:重,过分),说明虽然有缺点,但可以原谅。 两者只有一字之差,很容易混淆。 甚至一些成语词典也将它们视为互斥的条目。 “不同意”是指不认为正确而表示不同意; “不以为然”是不放在心上的意思,表示不重视人和事。 这两个习语经常被混淆。

除了以上六种情况外,还有一种情况值得注意,那就是习语的产生。 近年来,一些看似成语的短语悄然流行起来,并经常出现在媒体上。 例如,“一些改进”是目前使用频率较高的一个。 “所”可以放在动词前面,与动词构成名词“苏”短语; “你”和“所”连用在双音节动词前面,表示某种程度。 而“七色”是名词,根本不能与“所”或“某人”组合。 表达事情正在好转,你可以说“稍微改善”,“相当改善”,“很多改善”,也可以说“一些改善”,“一些改善”,“一些恢复”,但是你不能说“有一些进步”。 又如“如某人所愿”,表示完全符合人们的意愿,多用在否定句或反问句中,其否定形式为“不”如满意或“不能”如满意。现在有人杜撰了“如意”。所谓“不满意”的唯一解释就是“人心不完美”。关键动词“入”(从众)的缺失,不仅不符合语法,而且难以理解。

习语应用中常见的错误有各种各样,可归纳为以上几类。 希望使用成语的朋友引起重视,认真对待,努力避免类似的错误。 养成查阅参考书的习惯是防止误用的最有效方法。 同时,切忌盲目跟风。 如果一个人滥用它,其他人就会模仿它。 这是一种浮躁的文风,会给人带来严重的伤害,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只要做到这两点,我想成语的误用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语言在不断发展变化,习语在长期的传播和使用过程中也会发生一定的变化。 一些习语的语义已被转移。 比如“按图找事”,原本就是做事死板,不懂得随机应变。 现在常用来表示根据线索寻找。 一些习语的使用范围有所扩大或缩小。 例如,“密切相关”描述了彼此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 它只用于人与人之间。 现在也可以用在人与物之间、物与物之间。 一些成语的情感色彩发生了变化。 例如“后来居上”,原意是资历低的人在资历深的人之上,带有贬义。 后来用来称赞后来的人比先来的人,就成了一个带有积极意义的成语。 当然,也有古人误用的情况,造成虚妄的积累。 例如,“每况愈下”这句话就出自《庄子之北游》。 原作“每次变得更糟”字面意思就是踩猪腿来测试它。 越往下走,猪就越肥、越瘦(康:非常)。 自宋代起改为“愈加”,沿用至今。 又如汉代贾谊《陈政实书》中“互相反驳”的表述。 原著是“以嘲讽来报复对方”,意思是受到指责时不服气,进而质疑对方(吉:在乎、责备)。 后来,勒索变成了“反驳”,意思也发生了变化。

对于这些已经演变、变化、成为约定俗成的习语,毫无疑问应该按照今天的含义和用法来理解和使用。 问题是,有些习语可能还在演变过程中,还没有定型。 判断是正常开发还是误用比较麻烦。 比如“风从无到有”,就是说有一个洞可以吸引风。 本来是比喻新闻和传说并非完全没有根据,但现在常用来比喻新闻和传说毫无根据。 Someone investigated the use of this idiom in the People’s Daily in the past ten years and found that none of the cases indicated that the incident was for a reason and that the spread was well-founded. Therefore, several influential dictionaries newly published or revised in recent years reflect this change in their interpretations. Another example is “beautiful” originally only describes buildings that are gorgeous, tall and numerous, and its scope of use is very narrow. Nowadays, the scope of use is constantly expanding, and it can be used to describe almost all gorgeous things. “Modern Chinese Dictionary” did not include this entry in the past. It was added in the fifth edition in 2005. It is interpreted as “to describe a new house that is tall and beautiful, and also to describe decoration, layout, etc. that are beautiful and beautiful.” Therefore, its scope of use has been expanded with restrictions. 。 Of course, it is not ruled out that some idioms that are considered misused today will one day become bad and eventually be recognized by the dictionary community.

However, such cases are few and far between. There are currently some articles calling for a green light for the misuse of idioms, and the examples they cite are nothing more than “fire in July”, “gone flowers tomorrow”, “groundless wind” and so on. At present, the number of idioms that have been misused or even abused in the media is very large, and the trend is increasing. The current main tendency is that some people who use idioms are too casual and lack the awareness of norms. It is obviously wrong to violate the norms that have been formed for a long time and are abided by by the broad masses of people, and to change them at will and as a matter of course. Therefore, just because a few idioms may become common in the future, we cannot turn a blind eye to the misuse of a large number of idioms today and let it go.

It is the unshirkable responsibility of language workers, dictionary compilers, Chinese teachers and media editors to put forward their own opinions and views on the misuse of idioms and contribute to correcting the misuse of idioms. In particular,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and media editors play a crucial role in correcting the misuse of idioms. In order to purify the language of the motherland and promote the standardization of language and writing, I sincerely hope that this matter will attract the great attention of Chinese teachers and media editors.

(This article is the first two parts of the “Foreword” of the book “Analysis of 200 Examples of Misuse of Idioms”. The book includes the author’s recent publications in “Chinese Language Construction”, “Language Newspaper”, “Young Journalists”, and “News and Writing” More than 200 short articles analyzing the misuse of idioms published in several Chinese language and news publications will be published soon by the Commercial Press. The author is a professor of the Chinese Department of Capital Normal University and author of “Standardized Dictionary of Modern Chinese”, “Standardized Dictionary of Modern Chinese Idioms”, Deputy Editor-in-Chief of “Modern Chinese Standard Dictionary”)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