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绝对认为后主刘禅是扶不起墙的阿斗,扶不上墙的就是泥,把后主刘禅等同于烂木烂泥。

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是留下了“乐不思蜀”的著名历史典故,即乐不思蜀这个成语的主角和创造者。

我认为公众贬低甚至侮辱作为蜀汉王朝主宰的刘禅是不公平的。 当然,我们不想为了已故大师的荣誉而翻案。 毕竟,伟大的蜀汉死在他的手里,这是千真万确的历史事实。

让厚重而庄严的历史记载带领我们回到尘封已久的三国时代,体验和畅游在阴谋与屠杀并存、英雄与恶棍并存的历史场景中。 历史留下的碎片,追寻答案。 问史册,谁对谁错,一目了然!

产生这个典故的直接原因是,垂死的蜀汉帝国刚刚被仍称雄的曹魏帝国所灭,而曹魏政权中权势滔天的人物司马昭正在宴会上。 当上级试图以不怀好意甚至试图隐瞒的方式考验身为亡国奴隶和阶下囚的刘禅时,刘禅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答案。

笔者个人觉得这很可能是权衡利益之后的完美答案。

我们看孙浩对晋武帝司马炎、孙吴亡国王孙浩的回答:“我在我朝也给你/晋君/留了一个席位。” 从这一点来看,至少刘禅的商业情商比孙浩志高得多,而且他明白自己的处境,也明白如何保护自己不被默默无闻! 我们沿着历史的车轮来到了大宋。 又是一位亡国之王,那就是有“词帝”之称的南唐皇后李渔,在七夕之夜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故国不忍回首》节日。 “月明钟”的名句,被宋太宗无情地赐下一杯毒酒,最终导致了断他国魂的悲惨结局,悲夫啊! ! 由此可见,阿斗能够在“亡国之君必死”的故事惯例中活下来,说明他是相当明智的。

其次,蜀汉王国地处西南角,地窄人少,交通拥堵,东汉末年尚未得到充分开发。 任何可比性。 甚至数百年后的唐朝,大诗人刘禹锡也有“巴山楚水荒凉”的诗句,可见当时蜀国的发展水平是多么低下。 难怪后来的阿斗大师不愿意回蜀? 这是各地区生产力发展水平严重不平衡所决定的,或者说,是经济水平的原因! !

退一万步来说,刘禅确实是亡国之王。 但我们仔细想一想:刘备这个第一高手赵烈,阅历如此之广,左边有两位卧龙卧凤的超级谋士,右边有五位武艺卓著的名将。 ? 在“蜀中无将,廖化为先锋”的情况下,特别是诸葛孔明在五丈原病逝后,以及蜀政权内部派系政治斗争的情况下,能够屹立不倒十余年。变得越来越激烈。 时间一长,可见刘禅绝非无能! !

那么,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是留下了“乐不思蜀”这个著名的历史典故,也就是成语“乐不思蜀”的主角和创造者,而这个原因因为典故的流传源于他是蜀汉政权的亡国之王,在于中国古代社会历代末代皇帝所特有的反讽与贬损的政治现象。 我们姑且称之为“末代皇帝现象”吧。

纵观历史,这种口头批评亡国之王的现象并不只出现在刘禅身上。 例如,夏的亡国君称为桀,商的亡国君狄辛称为商纣,南齐的亡国君小豹卷被封为东昏侯,创建了南陈亡国王、陈叔宝。 死后谥号“杨”。 北宋亡国之王,宋徽宗赵佶和宋钦宗萧焕父子分别被封为浑德公、崇昏侯……这在史书上并不少见。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特殊而规律的现象和政治惰性呢?

首先,统治者为了吸取前朝灭亡的教训,积极编修前朝史书。 为了避免重蹈前朝灭亡的覆辙,他们委婉地劝说君主,并通过给前朝亡国君追封一个不好的谥号来唤醒他们。 历代君主对自己的历史评价,是自下而上制约君主政体的合理制度设计和有效手段。 其次,历代王朝在位和前朝编纂史书时,一般都极力抹黑、贬低甚至妖魔化前朝君主,特别是前朝的亡国君主,并且不惜利用政治行为谥谥谥谥谥谥。 肯定是要说明前任诸侯的种种“不守规矩”的行为,已经使百姓失去了人心,道德运势逐渐下降,元气耗尽。 上帝早已像鞋鞋一样抛弃了他们,他们不足以承担起“为天行道”的重任。 新王朝的缔造者顺从天意,取而代之,成为上天重新选定的“为天行道”的代表,承担着所有人期盼的命运之人。 简而言之,就是通过验证前任政权的穷竭来证明继任政权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第三,与中国古代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有关。 中国王朝的形成是通过家国合一的方式演变而来的,而治国理念往往具有泛家族倾向,如皇后为国母。天下,君主为父,国民为人民。 、天下臣民为国哀悼、将不孝罪定为大罪、要求忠臣出孝子等。在各种政治行动的驱动下,这种观念“孝”已成为社会的最高道德标准。 而“孝”不仅在于三年不改父道,更在于向世人展示先人一步一步取得的辉煌。 而最大的不孝就是无嗣,正如孟子所说:“不孝有三种,无嗣为大”。 对于亡国之王来说,这里的“无子嗣”不仅是同宗的子孙因为没能得到他的保护而被屠杀,而且是没能继承祖辈历尽艰辛打下的基业并承载下去。向前。 如此一来,就交给别人了,免得祖神们继续吃太庙的血,沦落为一群鬼魂。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