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192年5月22日),字仲颖,陇西临洮(今甘肃省岷县)人,生于颍川,东汉末年军阀。接下来就让小编给大家分享关于东汉董卓的历史故事吧。

董卓为了显示一下自己是个治国的能手,还想重用一些名士,说要把过去依靠外戚和宦官的毛病改一改。他听说蔡邕从前为了反对宦官差点儿送了命,就派人去把他找了回来。三天里头,蔡邕连升,做了侍中[ 官名,在皇帝左右] 。

董卓虽说请了一些有名望的人来做官,可是他根本不懂得怎么跟这些人打交道。笼络自己的将士,他倒是有一套土霸王的办法。他放这些刚进京城的将军和士兵随便抢财物,抢美女。洛阳城里一条街挨着一条街,买卖人家挺多;还有不少皇亲国戚,贵族富豪。董卓的将士闯进去,见什么抢什么,还有个名目,说这叫“搜牢”,就是保护治安的意思。这么“保护”下去,谁受得了哇?将士们把抢来的财物美女交给董卓,他就分给他们一部分,好让大伙儿享受享受。他还叫人刨开了汉灵帝的坟,把里边藏的珠宝都拿出来分了。这么一来,将士们都竖起大拇指夸董卓真够意思。

有一天,董卓带着人马,耀武扬威地出了洛阳,到了阳城[ 在河南省登封县东南] ,正赶上老百姓在祭祀神灵。大街上男男又是唱又是跳,别提多热闹了。董卓马上命令士兵把这些老百姓捉起来,男的杀了,把头砍下来挂在战车两边,女的都装在车上带回去。他带着将士们,又浩浩荡荡地回到了洛阳城。将士们连喊带吆喝,有的还唱着得胜的歌儿,真跟打了一场胜仗似的。董卓下令把人头烧掉,把妇女分给士兵们做了奴婢。

朝廷上有了这么一个想杀就杀,要抢就抢的魔王,闹得老百姓怨气冲天。各州各郡的首领也都把董卓看成是大祸根。他们打算联合起来,一起来讨伐董卓。同盟异心最先起来反对董卓的,是东郡[ 在河南省濮阳县西南] 太守桥瑁。他发出了一个通告,提议各地一同起兵讨伐董卓。消息传到冀州,渤海[属冀州管辖]太守袁绍立刻派人到各地去联络,约他们一起出兵。因为有袁绍出面领头,有好些个地方就起来响应了。

公元190 年,十三路人马聚集到了酸枣县[ 在河南省延津县北],开了一个会。会上推举袁绍做盟主,还订了盟约,发誓要齐心协力消灭董卓。袁绍自称车骑将军,以盟主的名义,发出通告,数说了董卓的条条罪状。然后,他命令各路军队从四面八方向洛阳进军。袁绍自己带兵驻扎在河内[在河南省武陟、沁阳一带]。

董卓看了袁绍的通告,气得扫帚眉一竖,把眼犄角儿都吊上去了。他咬着牙说:“好啊,你说我废少帝,杀太后,是大逆不道。我偏要一不做,二不休,让那个小崽子也没法活!”他马上派人去把弘农王也毒死了,接着,又跟谋土李儒商量怎么对付同盟军。李儒说:“这回各州郡的人马来得真不少;洛阳这儿又无险可守。依我看,咱们不如迁都到长安去。一来,长安离咱们老家陇西[ 在甘肃省] 近,比洛阳安全,二来,先避避风头,等他们自己内部乱起来了,再一个一个地收拾他们。”这几句话,说得董卓哈哈地乐了。

第二天,董卓把大臣们全叫来,说要迁都长安。大臣们一听都楞了。司徒杨彪反对说:“洛阳做京师这么多年了,要是一迁都,必然惊动全国,免不了又要大乱一场。还是不迁的好。”太尉黄琬也说:“迁都可不是件小事,请相国三思而行。”董卓哪儿有耐心听这个,放开了嗓门儿嚷着说:“胡说,胡说!你们敢反对我的大计吗?”大臣王允顺着董卓,他说:“相国的话实在太对了。当初高祖皇帝不就是拿长安做京师吗?咱们听相国的,没错儿。”董卓这才消了气。他把杨彪、黄琬都降了职,让王允做了司徒。

董卓命令马上迁都,还叫洛阳城里和附近的老百姓也搬到长安去。大伙儿哪儿舍得离开老家呐?董卓又动了气,叫士兵们把洛阳的宫殿、官府,还有老百姓的住房一把火全烧了。这么一来,周围数百里地都成了一片废墟。老百姓只好哭哭啼啼跟着他们往西走。沿路病死的、饿死的、踩死的、打死的,数也数不过来,到处都见得着尸首和死人骨头。

董卓把修整长安城和朝廷里的大事交给王允去办,自己守在洛阳,对付同盟军。他先派大将徐荣去迎敌。徐荣的大军往南走着走着,正碰上长沙[ 在湖南省] 太守孙坚的人马。孙坚是靠黄巾当上长沙太守的,这时候也带上自己的人马来参加了同盟军。一路上,他杀了跟他不和的荆州刺史王睿[ ru]和南阳太守张咨[ zī],把他们手下的将士收编了一部分,力量一下子就壮大起来了。孙坚领兵到了鲁阳[在河南省鲁山县],和后将军袁术驻扎在一起。袁术的势力比孙坚大。孙坚表示愿意听袁术的指挥,还带兵在前头开路。这会儿他碰上了徐荣的人马,立刻就交起手来。徐荣是个大力士,打起仗来凶极了。打了刚几个回合,孙坚招架不住,找了个空子,赶紧往回跑。徐荣在后面紧紧追赶。

这时候,颍川太守李■[ mn] 赶到了。他放过孙坚,跟徐荣对打起来。他更不是徐荣的对手,结果被徐荣活捉了去,带到董卓面前。董卓下令把李■下了油锅。孙坚打了这个败仗,只好退回鲁阳。没几天,河内太守王匡从北面向洛阳打过来了。董卓一面派兵去迎战,一面悄悄地让一支精兵绕到王匡的背后,冷不丁地来了一个袭击,一下子把王匡也打败了。

盟主袁绍听说孙坚、王匡两路人马都吃了败仗,李■还给下了油锅,心里直嘀咕:自己这点人马是好容易才凑起来的,可不能一下子就全赔了进去。这么一想,他索性就按兵不动。各路首领一看盟主不打,也都停止进兵。谁也不敢和董卓的军队交锋了。

这一来,可急坏了一个人,就是谯郡人[谯郡在安徽省毫县。谯qio,毫b]曹操。曹操的父亲本来姓夏侯,因为做了中常侍曹腾的养子,就改姓了曹。曹操二十岁那年在洛阳城北当了一个小地方官。他一上任,就叫人做了十几根五色棒,放在门前。有人犯了法,不管是豪强,还是贵族,都得按章法受责打。有一回,宦官蹇硕的叔父犯了夜行罪,偏偏碰上曹操巡夜,给拿住了。蹇硕的叔父不认罪,让曹操用五色棒活活地打断了气。这件事一传开,曹操的执法严正就出了名了。董卓进京以后,把曹操调到洛阳做了校尉。可是曹操看出董卓不过是个土霸王,就挺瞧不起他。过了没有多少日子,曹操改名换姓,逃出了洛阳。

董卓发觉曹操跑了,急忙下令捉拿。曹操只好白天躲起来,晚上再赶路。这一天,他到了中牟县[在河南省中部] ,正碰上巡夜的士兵,给捉住了。中牟县令已经接到捉拿曹操的文书,就连夜审问。刚巧县衙里有个人以前见过曹操,想救他,就对县令说:“现在天下正乱着呐。您可得留点儿神,别得罪了哪位英雄啊!”县令听了这个人的话,真把曹操放了。

曹操到了陈留,把自己在这里的家产拿出来招募义兵,准备反抗董卓。陈留太守张邈是曹操的朋友,也愿意帮助他,让他在这里招兵买马。消息一传开,果然来了不少能人:曹操的叔伯兄弟曹仁、曹洪,老家的夏侯惇、夏侯渊,还有卫国人乐进,巨鹿人李典。他们每个人都带了一千来人,凑到一块儿开始练兵。没多久,袁绍派人来联络,曹操就带着那五六千人,随着张邈一起讨伐董卓来了。

万没想到同盟军一开头打了两次败仗,都吓破了胆,不敢出战。这怎么不叫曹操着急呐!他跟大伙儿说:“举义兵,除,本来是名正言顺的事。大家既然都来了,就应该同心合力一齐打过去。董卓害得天下人不得安宁,没多少人帮助他。咱们只要心齐,一定能打胜。”曹操把嗓子都喊哑了,就是没有人听他的。十几个州郡的首领,谁都想着趁机会扩大自己的势力。盟主袁绍都还没有动静,他们急什么呐?

曹操最后下了狠心,带着自己的将士单独去打董卓。他们也碰上了大将徐荣。两下一交手,曹操就败了下来。正在逃跑的时候,他肩膀上中了一箭。还没等他把箭拔出来,又一箭射中了他的马。一下子曹操就摔下马来了。后面徐荣的士兵一窝蜂拥上来,亏得曹洪带兵赶到,才杀退了敌兵,救出了曹操。这回损失可真不小,五六千人只剩下五六百人了。曹操想再借点儿兵接着打,可是哪儿有那么容易呐?曹操想来想去,决定到河内去找袁绍。

到了河内,他才听说同盟军里已经闹起了内讧。兖州[山东省西南部,兖yǎn]刺史刘岱向东郡太守桥瑁借粮,桥瑁没借给他。刘岱恼了,趁着桥瑁没有准备,带兵打进了他的兵营把他杀了。刘岱接收了桥瑁的人马,还派自己的人去当东郡太守。这件事还没完,袁术和孙坚又联合起来,赶走了豫州刺史孔伷[ zhu]。袁术让孙坚做了豫州刺史。曹操听了这些消息,心里很不痛快。他叹着气对部将们说:曹操把嗓子都喊哑了,就是没有人听他的。“放着董卓不打,自己人先杀起自己人来了。同盟不同心,这怎么能成大事呐!”他指望盟主袁绍出来管管。袁绍可没心思管这些,他要干的事比那些得多呐。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