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对联的特点

季世昌、朱敬之先生曾在《对联学》中将对联的特点概括为:鲜明的民族性、强烈的个性、严格的节奏、高度的通用性和广泛的实用性。 民族性是指对联极其鲜明地反映了我们自己的民族传统和民族特色。 强烈的当代性意味着对联和所有的文学形式一样,必然带有时代的印记。 严格的节奏是指对联有自己独特的节奏。 高度的概括性意味着对联比其他文学形式具有更强、更大的概括力。 它们往往能用极其有限的文字反映深刻而博大的人生。 广泛的实用性意味着对联可以广泛应用于生活中。 它们可用于各行各业、各种人群、各种情况。

以上五个特点的概括是非常准确和全面的。 接下来,我想进一步从以下五个对立统一的角度来探讨对联的相关特征:

1、独特性与普遍性的统一。 人们普遍认为,对联是中国最独特的文学形式。 它的独特之处在哪里呢? 我认为主要是结构和语言。 对联可称为“双结构”体。 标准的对联总是由相对的两部分组成。 前联称“上联”,又称“出局”、“对手”、“对宫”; 后半部分称为“下联”。 又称“夫妻”、“对委”、“对母”。 两个部分成对出现。 只有上联或者只有下联都只能算是半联。 当然,很多对联,尤其是写挂的对联,除了上下联外,还有横卷。 横评是这类对联的有机组成部分。 往往是一个人物,画龙点睛,或者与对联相一致。 一般为四字,也有二字、三字、五字的。 或七个字。 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对联的语言既不是诗歌语言,也不是散文语言,而是一种追求对抗性和丰富性的特殊语言。 对联这种特殊的“语言结构”方式完全取决于汉语及其文字的特殊性。 这种“语言结构”的独特性,使得对联的创作在立意、立意、布局、策划等方面与其他文学形式有很大不同。 在相同的客观对象和内容下,英强总是试图从两个方面、两个角度去观察和描述事物,力求将语言“塑造”成二元对称的结构。

对联具有上述独特性,但它仍然是一种具有文学普遍性、普遍性特征的文学形式。 也是运用语言塑造文学形象、反映社会生活、表达思想感情的艺术。 它具有文学的形象性、真实性、倾向性等特征,也具有文学的认知功能、功能和审美功能。 对联可以叙述、描述、表达、讨论。 例如,为了悼念死者,可以写悼词、挽歌、挽联等。 由此可见,对联虽是文学家族的一员,却有着独特的形式。

2、寄生性与包容性的统一。 所谓寄生,是指这副对联是从中国古诗词的平行词、成语中衍生出来的。 简单来说,就是一对平行句,因此可以寄生在各种文体中。 诗、词、曲、赋、骈文,甚至散文、戏剧、小说,里面没有工整的对联怎么办? 但反过来,对联又极具包容性。 它可以结合其他文体的特点,吸收其他文体的表现手法,特别是长联和超长联。 它可以简单地融合中国风格技巧的巅峰。 如诗歌的精炼和内涵,赋的夸张,词中的旋律悠长,乐曲的清新意蕴,散文的洒脱,诗句的短节长韵等等,他们都是不拘一格和创新的。

这些对联就像清代徐太美所写的铭刻在上海嘉定花神庙上的对联:

海棠花开后,燕子来时,美景将不堪回首。 芳草地,我醉了,困了。 印楝花风徐徐而来;

蓝天春意满,金买夜色,寒食清明已过。 杜鹃道:“还是回去吧。” 坤流英曰:少生为好。

这副对联读起来就像一首清新、美丽、温柔、悲伤的诗。

这些对联就像是清代一个无名小卒写的讽刺某位县令的对联:

看到郡县,他长出了一口气,看到诸侯,他低下眉毛。 见到巡抚,他端着茶聊了一会儿,只解释了几句:“是!是!是!”

有仆人为奴才,有文士为翼,有行贿受贿的地方士族、董修。 鲲不自觉的说道:“哈!哈!哈!”

这副对联的口语幽默之意颇为悠扬,将封建官僚制度的丑恶状况描绘得淋漓尽致。

山东济南千佛山无名对联等楹联散文作家:

出门一看,数十里画屏,请见一些佛寺僧塔,红枫绿柏相间,火红,雪白,靛蓝,翠绿;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