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为刘渊筑陵,安葬他的遗体。

十月,匈奴、汉国再次起兵,第四次攻克洛阳。

这是刘琮即位后的第一场战争,对他来说意义重大:无论如何,他的皇位并不是那么名正言顺,他需要一场重大的胜利来巩固自己的地位,而最好的胜利,无疑意味着攻克洛阳,灭金。

我父亲一生的志向就是灭掉金朝。 只要他能够完成这个伟大的事业,全国还有谁敢对他说三道四呢?

考虑到这一点,刘琮为这次出征晋国准备了超豪华的阵容。

他招募了在外征战的石勒、王密回来,与刘繇一起发兵六万,攻打金朝。

他已经是皇帝了,他自己统领军队不方便,所以他选择了一位无可争议的新任军队统帅。

不是他的才华无可争议,而是他的身份无可争议。

他选择了自己的儿子刘灿。

他在成为皇帝之前也担任过这个职位。

刘毅确实应该辞去“皇帝太子”的位置,毕竟刘琮的实际指定继承人已经那么明显了。

匈奴大军再次沿着先前的攻击路线行进。 这条路他们已经走过了三次。 这一次,没有人愿意像以前一样沿着旧路撤退。

他们一如既往地开了个好头,在弘农郡击败金军,直进洛川。 这边,匈奴大军分兵,不再像前三次那样直奔洛阳。 相反,他们开始在洛阳周围扫荡。 刘灿率领刘繇、王密率领骑兵四万。 而在豫州,石勒则率领自己的两万骑兵前往兖州,摧毁金朝的腹地。

石勒、王密此前在洛阳东部和南部的扰乱行动,使金朝十分衰弱。 这给刘琮提供了另一个战略选择,所以这一次,他命令匈奴大军采取大迂回行动。 ,先拿下周边地区,彻底切断洛阳的援助,然后最后直接进攻黄龙。

他的战略意识有了长足的进步。 应该说,此举直接将金朝推向了绝境。

但这一次却奇怪了,石勒的表现很奇怪。

【国史剧场之五胡十六国】【第16期】石勒诈败包藏祸心/

分兵之后,石勒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陈留太守王赞镇守的沧源。

此人是一位一生写诗并出版诗集的文人。 他的作品质量相当好,流传后世的诗词有五首。

然而,此人从未担任过军事职务。

面对这样的敌人,石勒理论上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只需要派一个将领全力冲过去,两三招就可以了。

而且沧源只是一座小城,挡不住石勒的虎狼部队。 上次来战,他轻松击杀了守军,攻破了城池。

但这一次,石勒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谨慎。 他没有像上次那样发动闪电战,大军一到就猛攻城池。 而是小心翼翼地将苍渊包围起来。

看来他正在为一场持久战做准备。

随后,在城中被王赞击败。

被从未打过仗、兵少的王赞打败。

王赞虽然首战击败了举世闻名的猛将石勒,但他并没有打开城门追击败军,因为他在城头上看到撤退的石勒大军依然整齐,刀枪挡日。 旗帜飘扬,一点也不像是撤退,而更像是悠闲的行军。

石勒从容退至温石津,驻军休养。

他甚至还开辟了一些军事领域,似乎打算在这里永久居住,安心从事生产。

这时,一些老朋友从北方来了。

金朝都城遭到攻击。 作为一个封建官员,天下人都知道他的鲜卑朋友军事实力超群,他必须要表现出来,于是他又借用了鲜卑骑兵,派了一位名叫王嘉实的将军统领军队。 ,来中原抒怀,抒发情怀。

只是王军已经有了不同的意图。 这只是为了表明他对世界的态度。 当然,他也不愿意付出太多的努力。 他派来的王嘉世,是偏将中的极品,酱油中的酱油。

史书上能查到的王嘉实唯一做过的一件事就是带兵为王军巡视,巡完之后他就立即回去了。 可想而知,王嘉实本身的知识水平,以及他在王军阵营中的地位都很低,所以才派他去执行这么弱的任务,而且这种任务也只执行过一次。

王甲开始漫无目的地向文史津以北行走,遇到了路过的匈奴汉将赵固。 两军进行了一场轻松的战斗。

鲜卑骑兵天下无敌。 虽然战略目标不明确,但是击败匈奴的二流军队还是相当容易的。 战斗结束后,赵固兵败逃离战场,王嘉却没有追击。

距离战场不远的石勒得知战事后,立即放弃了营地和刚刚安顿下来的田野,率部向南撤离。

这实在不是石勒的风格。 自从与季桑起兵以来,他从来没有几次失败过,也从来没有不战而逃。 众将都感到很委屈。 更不用说像王赞这样的非主流敌人了。 一击就能毙命,但他还是得撤退。 哪怕眼前的鲜卑骑兵数量不多,以石勒现在的兵力,哪怕再麻烦一点,获胜依然是大概率事件。

面对将领们的求战欲,石勒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催促部队赶紧撤走。

这次撤退,通往了远离中原战场的项城。

将领和谋士都不愿意再撤了。 将军们面对这样一个混蛋对手,完全有信心击败他们。 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冲进去杀了他们,用他们的脑袋来建功。 谋士们深表赞同,并劝我不要再撤退,否则我将士气低落。

只有张斌没有说话。

这位被历史学家评价为“百般计划、百般机遇的人”的参赞非常热爱自己的职业,并决心在这个职位上取得伟大的成就。 但他自从投奔石勒以来,一直没有提出什么特别好的策略,所以并没有得到石勒的重视。

但他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对于一个谋士来说,最重要的是选择一个有远大志向的领主。 领主的野心决定了他施展的空间——他认为自己的才华超过了八斗,在世上从来都不愿意这么做。 过着一个小军阀的生活,他的偶像是张良。 他必须找到自己的汉高祖,他才会毫无保留地辅佐他。

看到石勒突然一反常态的举动,张斌眼睛一亮。 他终于确定自己找到了汉高祖。

石勒的所作所为,在旁人看来是难以理解的,但在张斌这样一个绝顶聪明的人看来,却仿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石勒奇怪举动的动机

所有的行动都有动机。 石勒的行为看似怪异,但只要他运用了动机,他所做的事情就会瞬间变得清晰、合乎逻辑。

他正在保存体力。

为了与匈奴抗衡,保存实力。

【国史剧场之五胡十六国】【第16期】石勒诈败包藏祸心/

所以他才会被王瓒这样的小人物故意打败,所以他才一路跑到温石津去尝试种田,所以他一看到鲜卑人的旗帜就立马逃跑,所以他才故意一路走来或无意中向南。

目前洛阳已经成为一锅沸腾的汤,金朝这一次似乎已经完蛋了。 然而,困兽依然会战斗,还会咬人。 金军生前最后的抵抗一定是令人震惊的。

作为匈奴汉国的领军将领,他应该勇敢地冲上去,压住这只困兽,立下大功。 不过,作为一个已经有了其他野心的野心之人,此时应该小心保存实力,不要被受伤的猛兽所咬,为日后自己的立业做准备。

这才是石勒真正的想法。 他甚至考虑更进一步,试图趁着中原匈奴与金朝的混乱之际,吞并周围的小鱼小虾,增强自己的实力。 于是他率军南下,那里叛乱难民众多。 他们还没有形成据点,战斗力并不强。 吃掉它们很容易。

事实果然正如石勒想象的那样。 南方发生多次难民起义。 王儒、侯佗、颜翼等首领各集数万人攻城掠地。 他们的威势之大,加起来比石勒还要多得多。 。 但在石勒亲自带出的骑兵面前,却无人能战。

而且,石勒除了战斗力极其强大之外,还极其阴险狡诈。 作为他的敌人,除了要防范他的正面攻击之外,还要时刻提防他无处不在的阴谋。 这样的人,显然不是几个难民领袖能够对付的。

尽管面对战力不值一提的难民,石勒却拒绝老老实实上阵。 相反,他利用难民领袖之间的矛盾挑拨离间,分裂难民营。 休息。 经过三战,吞并了侯佗、燕邑的军队,将最狡猾的王儒赶到了江南。

大胜利! 石勒此时非常满意。 经过这次行动,他不仅避开了中原主战场,还扩大了自己的势力。 可惜这种无耻的操作他不能告诉别人。 生活真的很孤独。

其实他并不孤单,他身边还有一个懂他的人。

张斌在君子营中冷眼旁观。 他已经认定石勒是他的明师了。 他志向远大,手段非凡,值得追随。

不过石勒毕竟还太年轻,还有很多事情他没有考虑到。 这次南下之行,可不是什么好举动。 相反,其中蕴藏着极大的危险,这种危险或许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石勒自己没有看到,但是张宾这只狐狸却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 石勒现在心里很自豪。 如果上去给他泼冷水,他也不听。 反而他会对我怀恨在心。 我得等他吃亏了,被骗了,痛得血淋淋的,我才能上去指导他。 那么他就会像神一样对待我。

不管怎样,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所以就等着吧。

当石勒用精湛的演技在南方勾引刘琮的时候,洛阳城已经陷入了一片恐慌。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