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因君王昏聩自毁长城,以至很快国破家亡的范例。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这一个让人难以释怀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战国末期最杰出的将领——李牧。

起初,李牧驻守在赵国的北地重镇雁门郡,防守匈奴。赵王也很信任他,让他便宜行事,根据需要设置官吏,而且所辖城市的租税都收入他的幕府,作为军队经费。

拥有这么大的权力,李牧却为政清廉。他给士兵优厚的待遇,每天都杀几只牛犒劳他们,教习骑射,小心看守烽火台,并派出大量间谍搜集匈奴人的情报。

面对匈奴一次次的进犯,李牧一直采取防御为主的策略,严令手下说:“如果匈奴来犯,要立刻进入营垒严密防守,有胆敢出战的格杀勿论。”

就这样,每逢烽火台传来匈奴犯边的警报,士兵们就立刻退守营垒,匈奴人一次次空手而归,气得直跳脚,却无计可施,但认定李牧胆怯。时间一久,连李牧的手下也议论纷纷,认为李牧胆小怯战。

不满的声音传到了赵王耳中,赵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派人斥责李牧,李牧依然故我,赵王大怒,索性罢免了李牧。

一时糊涂的赵王没弄明白,安定的边境对已经贫穷积弱且面临秦国日益威胁的赵国有多么重要!所以,他很快就尝到了苦果。

新官替代李牧上任后,在一年多时间里,一改李牧的被动防御为积极应战,结果一次次被匈奴打得满地找牙,边境上风声鹤唳,农牧民无法种粮放牧,生计日益困顿。

赵王这才如梦方醒,涎着脸请求李牧出山。李牧以生病为由,闭门不出。赵王只好低声下气,一再请求,李牧说:“我领命也可以,但是要答应我还像以前那样。”赵王答应了。

李牧重新上任,还是按照原来的章程,此后几年间,匈奴一次次来犯都空手而归,但仍旧认定李牧胆小怯战。

《孙子兵法》有云,“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所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饶是现代战争也绝没有个别愤青说的发个“XX快递”什么的那么容易,冷兵器时代更是如此。

李牧让牧民们蜂拥到边境地带放牧,一眼望去,马牛羊漫山遍野。匈奴人看着眼馋,又心存疑虑,派出小股士兵骚扰。李牧假装胆怯,掉头就跑,故意让几千人做了匈奴的俘虏。

匈奴喜过望,由单于亲自带着大队人马汹涌而来。李牧布下多路奇兵,先诱敌深入,再两翼包抄,各路兵马分进合击,步兵、骑兵、战车蜂拥而上,只直打得匈奴落花流水,丢下十多万人马尸体狼狈而逃。

李牧乘胜追击,灭襜(dan)褴、破东胡、降林胡。单于肝胆俱裂,狼狈逃窜,此后十余年,再不敢接近赵国边境。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李牧大破匈奴之战,此役创造了混合兵种大兵团作战,大破骑兵团的光辉范例,彪炳史册,千古名扬。

国内一时无可用人才,赵悼襄王调李牧从边境回国,令他进攻燕国,李牧旗开得胜,攻克燕国武遂和方城。九年后,秦国进攻武遂,杀死赵将扈辙,斩首十万余人。

危急时刻,赵王命李牧为大将,李牧奋勇出击,在宜安战役中大败秦军,被封武安君。三年后,秦军进犯番吾,又被李牧击退。其间,李牧还接连挫败了韩国和魏国的进攻。

可以说,如果赵国按照既定方略发展下去,国祚再延续几年,甚至实现复兴或许没有问题,但问题是赵国的越来越不成器。

以赵悼襄王为例,他不仅宠信奸邪小人郭开,使得一心报国的廉颇最终报国无门,老死他乡,而且竟然纳娼女为妃,又废长立幼,立娼女生下的逆子——后来的之君赵王迁为太子。

昏庸的赵王迁派赵葱和齐国将领颜聚代替李牧。李牧深知临阵换将的危险,拒绝了赵王的命令,被赵王派人趁其不备逮捕杀害,并撤了司马尚的职。

所谓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就像北宋有千古流芳的包青天等名臣廉吏,也没能最终保住大宋江山一样,人治永远是沙滩上盖房子,有时一阵潮水涌来,便呼啦啦倒了。

还有,在中国历史上,因宠幸出身卑贱的女人而国破家亡的国君比比皆是。所以古人说的“宁娶大家婢,不娶贫贱女”,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李牧者,赵之北边良将也。常居代雁门,备匈奴。以便宜置吏,市租皆输入莫府,为士卒费。日击数牛飨士,习射骑,谨烽火,多间谍,厚遇战士。为约曰:“匈奴即入盗,急入收保,有敢捕虏者斩。”匈奴每入,烽火谨,辄入收保,不敢战。如是数岁,亦不亡失。然匈奴以李牧为怯,虽赵边兵亦以为吾将怯。赵王让李牧,李牧如故。赵王怒,召之,使他人代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