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嫪毐,人们更多想到的是他与始皇帝生母赵姬糜烂的私生活,对其生殖器官可转车轮之事啧啧称奇,津津乐道。

他不仅“软饭硬吃”,做到“凡大小事皆决于毐”,甚至可以让他的服务对象——赵太后,为他生育二子。

最为巅峰,或者是癫狂的时候,他竟然想偷天换日!企图废除始皇帝嬴政,立自己与赵太后的私生子为国君。

仔细梳理咀嚼那一段波诡云谲的历史,也许我们能看到一个不同的历史侧面——当一颗棋子有了自己的想法,那么就是它沦为弃子的时候。

战国末期,韩国阳翟大商人吕不韦,在各国之间往来贩卖——用今天的话来说,他可是经营着跨国公司。因擅于经营,故而很快便富甲一方。

有了钱的吕不韦并不满足于经济物质层面的财富追求,他也渴望在令人眼花撩乱的战国圈中大放异彩,青史留名。

嬴异人,秦昭襄王之孙。由于当时秦赵两国关系并不融洽,边疆冲突时有发生,虽然他贵为秦国皇子,处境并不乐观。

异人被选为质子的那一刻,注定成为了秦国的弃子。此时一个大好机会放在面前,至于信与不信,我想他心里大概也犯嘀咕。

不仅如此,一次在吕不韦的家宴之上,吕不韦的小妾——赵姬,被异人看上,他虽有不舍,但是为了心中大业,会是毅然决然的的将赵姬送与异人。

这里要说一下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楚国人,是秦昭襄王安国君最宠爱的妻室。由于秦昭襄王长子染病去世,安国君便是下一任秦国国君的人选。

吕不韦分析道,可以收养一个皇子作为养子,谁最为合适呢?赢异人,为何?因为赢异人在所有皇子中最为落魄,且其生母夏姬不受待见,如果收养异人,必然全心全意犹如生母一样奉养华阳夫人。

姐妹之间自然无话不谈。通过华阴夫人吕不韦终于见到了华阳夫人,一番晓以利弊,华阳夫人收异人为养子。

公元前251年,秦昭襄王驾崩,安国君即位,史称秦孝文王,最受宠幸的华阳夫人自然而然被封为王后,随即养子子楚被册封为太子。

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异人不再是当年的“弃子”,而是战国中最为强大的国家的君主!为了两国关系的和睦,赵国将滞留在本国九年之久的赵姬与她儿子嬴政送返秦国。

至此,吕不韦的奇货可居,给他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回报,一跃成为了当时秦国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成了秦国的相国。

纵观吕不韦的一生,他的的确确可当得起“大贾人”中这个“大”字。他的奇货可居可不止是嬴异人,还有赵姬,还有嫪毐。

“王年少,初即年,委国事大臣”,十三岁的嬴政,贵为君主,由于年少,处于虚位。自然而然,一切国家大事几乎落在了赵姬赵太后和吕不韦身上,当然朝中还有一股重要力量——华阳夫人的楚国势力,这个稍后再议。

“始皇帝益壮,太后淫不止。吕不韦忍觉祸及己,乃私求大阴人嫪毐以为舍人”——《史记·吕不韦列传》

吕不韦门客中有一叫嫪毐的人,此人的特长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特长”。不仅如此,其生殖器犹如车轴一样可以转动车轮——“阴关桐轮而行”。

吕不韦前戏做足,顺水推舟,让嫪毐假意受“腐刑”以一名阉人的身份进宫。一番操作后,嫪毐顺利成了赵太后身边的“太监”。

赵太后对这位能空前满足自己的“阉人”掏心掏肺,不仅有自己的府邸宅院,甚至对于国家大小事情也一度到了“凡大小事决于毐”的程度。

这个时候,身边的人出了个主意,找个风水先生,直言太后宫殿风水不好,需要迁往故都城雍地的宫殿居住。

“秦攻魏急。或谓魏王曰:… … 与嫪氏乎?……虽至于门间之下,廊庙之上,犹之如是也。今王割地以赂秦,以为嫪毐功,卑体以尊秦,以因嫪毐。王以国替嫪毐,以嫪毐胜矣。王以国替嫪真,太后之德王也深于骨髓 …… 。秦魏,百相交也,百相欺也。今由嫪氏善秦而交为天下上,天下孰不弃吕氏而从嫪氏?天下必舍吕氏而从嫪氏,则王之怨报矣”。

这段话啥意思呢?当时秦国攻打魏国,情势危急,所以魏国国内打算贿赂游说秦国其中一个势力集团,魏国大臣们在讨论选择吕不韦还是嫪毐为实现阴谋游说的对象。

选择嫪氏是由于赵太后在支持嫪毐。一句“天下孰不弃吕氏而从嫪氏?”就可以看出当时嫪毐在秦王朝的地位和势力大小了。

而与此同时,江河日下的吕不韦为明哲保身,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召集门客舍人著《吕氏春秋》,以示与世无争,借以修身养性,安享荣华富贵。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