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污水入海大概是日本这个民族对整个人类犯下的又一个严重错误,日本这个国家缺少能源,搞核电站无可厚非,可是福岛核泄漏才过去多久?这么快又核污水入海,真是一点儿也不吸取经验教训,将人类的生命安全视同儿戏,真是可耻至极。

核辐射、,这些让人听之色变的成语如今似乎离我们不再遥远。其实,日本除了福岛核泄漏事件之外,在更早的时候还发生过一起更加骇人听闻的核辐射事件,那就是日本东海村核临界事故。

而故事的主人工大内九的遭遇更是远超常人的想象。1999年9月30日,日本东海村的一家核燃料制备厂中,在事发之时,3名员工正在操作间中进行一次制备浓缩铀工作。

他们需要把粉状的原料铀与硝酸配制成粗制硝酸铀溶液。然后再把硝酸铀倒入一个大型沉淀槽中进行反应。这是为了得到精制的浓缩硝酸铀溶液,以实现核燃料中铀的回收。

当时一位领班在隔壁办公室内,没有直接参与操作。35岁的大内久和40岁的筱原理人则和往常一样娴熟地进行配制。

然而,这一天的工作并没有迎来完美的收尾。在把溶液倾倒进沉淀槽的过程中,槽中突然发出闪亮的蓝光,监测器发出刺耳的警报声。意想不到的临界事故发生了。

临界事故是由于超过临界反应*条件而引发了链式核裂变反应。也就是说,在槽中发生了一次剧烈的铀核裂变。

大量的中子和γ射线快速地发散出来。而用右手在槽上方扶着盛装溶液漏斗的大内久,成了被袭击的主要对象。(反应物的质量、浓度、体积、温度等都可能是发生临界事故的诱发因素。)

当时距离辐射源最近的正是扶着漏斗的大内九,仅仅只有65厘米左右,这也使得大量核辐射几乎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大内九收的辐射剂量约为16至23格瑞,另外一个大约为六至十格瑞,离得最远的一个人只有两格瑞,而辐射量达到八格瑞就足以致死。

事故发生之后,周边地区也受到了影响,附近居民立即被紧急疏散,以核燃料厂为中心,附近十千米内的所有人全部停工停学,并且被强制进行身体检查,而医护人员赶到后,立即将这三个遭受严重辐射的人送往了日本国家放射研究所。

大内九一下子成为了当时世界上遭受辐射剂量最大的人类,没有人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样,但是唯一确定的是他一定无法长时间存活。

由于大内九的情况最为严重,所以在第二天他就被送往了东京大学进行救治。在刚见到医生时,大内久的精神状态还很不错,除了他那个拿过漏斗的手有一些红肿之外,身体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异常,根本不像一个快要死掉了的人。

可他不知道的是,在受到辐射的瞬间,体内的白细胞就锐减到了健康内的10%,并且身体内细胞的染色体都被冲断。正常人的染色体都是23对,按照编号有序排列,而这也是细胞复制的关键所在。任何一个染色体出现了问题,复制出的细胞液就会产生问题,这也就是遭受辐射后一个癌症的原因之一。死亡就在眼前,但令人想不到的是这种死法如同凌迟,并且比凌迟更诡异更可怕。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