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时期,曾受尽白眼冷遇的著名纵横家苏秦在终于飞黄腾达后,曾经发自内心地感慨说:“人生世上,势位富厚,盖可忽乎哉?”

这句话被很多人记在了心里,苏秦死后,有很多“后辈”有样学样,汲汲于功名利禄,不惜蝇营狗苟甚至杀人越货,这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当属吴起。

吴起,卫国人,战国著名改革家商鞅的老乡。曾经,吴起家里非常富有,“家累千金”,但是吴起从小就是个“官迷”,结果因为长年在外“”,弄了个倾家荡产,成了乡邻们众口相传的“败家子”,受尽了讽刺嘲笑。

吴起恼羞成怒,恶向胆边生,一口气杀死了30多个曾经讥笑他的人。家是待不下去了,吴起想外出。临行之前,吴起咬着胳膊恶狠狠地向母亲发誓说:“我吴起当不上卿相,绝不回卫国。”

逃出卫国后,吴起投奔曾子门下学习儒术。不久,噩耗传来,母亲去世了。按理说,此时的吴起应该立即中断学业,回家奔丧,但或许因为有命案在身,吴起没有回家。曾子觉得吴起不孝,很是鄙视,于是断绝了师徒关系。

鲁元公十七年(公元前412年),齐宣公发兵攻打鲁国。鲁元公打算任用吴起为将领抵抗齐国,但不巧吴起的妻子是齐国人,于是鲁元公有些犹豫不决。

然而,解鲁国于危难之中的吴起没有等来心心念念的厚禄,却等来了败家、杀人、不孝、杀妻等一堆“黑材料”,最终定性为:为人猜忍(猜疑残忍)。大帽子一扣,吴起在鲁国混不下去了,只好走人。

吴起末路来投,魏文侯很是犹豫,于是问手下李克的意见。李克说,吴起贪婪好色,然而带兵打仗的话,司马穰苴都比不过。魏文侯于是让吴起到战场“见习”一下,让他带兵攻打秦国,结果吴起大败秦军,攻占了五座城池。

《孙子兵法》中说,上下同欲者胜。吴起担任魏将后,和军队中最下等的士卒一样的伙食标准,睡觉不铺席子,行军不乘车骑马,并亲自背负粮草和士兵们同甘共苦。一个士兵长了毒疮,吴起亲自为他吸吮脓液。士兵的母亲听说后放声大哭。有人责怪她说,堂堂的将军对你儿子这么好,你嚎个啥?女人回答说,前两年吴将军曾经为他父亲吮吸过,结果他父亲打起仗来不要命,最后战死。现在吴将军又给儿子吮吸,我担心儿子也快没命了,所以哭他。

所谓士为知己者用。吴起如此掏心掏肺地善待士卒,士卒也乐为吴起所用。魏文侯于是任命吴起担任西河地区的长官,来抗拒秦国和韩国。

吴起一心为魏国服务,立下汗马功劳,可惜最后仍重复了在鲁国时候的悲剧。魏武侯九年(公元前387年),公叔担任国相,碍于吴起的威名,于是设计排挤吴起。吴起不得已离开魏国,投奔楚国楚悼王麾下。

此时,吴起早已名声在外。来到楚国大约一年后,楚悼王任命吴起为令尹。吴起知恩图报,推出了一系列重要的改革举措,再次展示出了杰出的军事天赋和才能,包括明法审令,淘汰并裁减机构冗员,削减官吏俸禄来抚养战土,加强军事力量,等等。

史书说,在吴起的带领下,楚国“南平百越;北并陈蔡,卻三晋;西伐秦”,很快走上了“复兴”之路。

然而,等楚悼王一死,吴起在鲁魏两国曾经的遭遇再次上演,而且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前鲁魏只是想把吴起赶走了事,这次却是动了杀机。

公元前381年,楚悼王去世,吴起前来奔丧。曾经在吴起主导的改革中损失惨重的部分王公大臣在吊唁现场忽然箭射吴起。见此情形,吴起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但他不想坐以待毙,于是在电光石火之际再次展示了他可怕的聪明才智。

据史载,被弓箭射伤的吴起,拔掉身上的弓箭,逃到楚悼王尸体边,将箭插进悼王的尸体后大叫说“群臣乱王”,尾随而来的凶徒们纷纷开弓放箭,吴起中箭而死,另外一些弓箭射在了悼王的尸身上。

而按照楚国法律,“丽兵于王尸者”,属于重罪,“逮三族”。于是,新即位的楚肃王根据此规定,下令将射中悼王尸体的人全部处死,受牵连被灭族的豪门有七十多家。

作者 admin